藏锡.

我就这样被世界抛弃了.
这瞬间离天空很远.

一个群宣

群宣.

★旧怪谈♢原创语C★

《西游记》云:山高必有怪,岭峻却生精.

天山之巅,雾霭绵绵。

传说中,山巅乃异族之境,有无数异族时代居住于此地,异族视人族为异己,屠戮人族,与人族世代不合。

传说中,天山之巅的异族,有妖兽,有鬼怪,各种修成灵智的异族聚集于此,胡作非为。

传说中,异族中也有好的一类,与人类同样喜欢和平,安分守己

传说中……

关于异族有太多的传说,事实上……

兽人黑豹:“哇塞!今天我看到山坡上上来一个新人!人类啊!难得一见难得一见,我去围观!”
狐妖:“不就是人类嘛,又不是没见过,大惊小怪,那些人类都不怎么跟咱们说话,一看我们就跑,你还往上凑。”
兔妖:“等等我,人类我长这么大都没看见过,我也要去看,我也要去看!”
……

这里是一个非人类原创语C,一个非人类的领地,现山巅不少位置空缺,欢迎各位小哥哥小姐姐来参观这片不一样的风景。

进群无人族皮,请自选皮交微审人设.
审核群号:796236405

请求

附议!

半世三川:

附议!


睡觉要紧💤:



@LOFTER小秘书




商山想吃烤包子:







please! @LOFTER小秘书   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   







请求

   






请求大家帮帮忙,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,这次lof 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,还影响重大,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,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!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,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!

   






大家三次都忙,萌CP都是用爱发电,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,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,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,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,这就很悲催了。所以在此呼吁一下,请各位读者老爷,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,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,关爱己圈,人人有责。

   






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

   







   






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,一块最新,一块最热。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,一进到tag,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,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。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?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?

   






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?

   






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,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?

   






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,能分出哪些合胃口,哪些不合胃口,今天更新多少,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。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,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??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??

   






还弄个24小时榜,周榜,半天就划到底了,那些用心产出,粮食质量高,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?

   






另外,据说(看到有人反映,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)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。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,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,至少微博是这样(摊手)

   






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,一视同仁,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,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,整齐的最新粮食,而不是最热。

   






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,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。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,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,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,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?

   






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,保持自己的特色,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,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,谢谢。

   






 @LOFTER小秘书 

  






 




















来源:空桑





【白嘎】乱七八糟的小随笔4

#复健小甜饼#
#短小#
#仿生人au,渣文笔,ooc#

白敬亭觉得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岌岌可危。

原因是由于王嘉尔前几天带回来的,和他型号一样的一台仿生人。

然后这几天他听到“同样是RK800,你看看人家”这句话已经不下100遍了。

白敬亭很不安。

白敬亭很想把那台仿生人给拆了然后团吧团吧丢出门外。

可惜他不能,尽管他已经有了自主意识。

他看着王嘉尔对那个RK800绽开的笑颜,脑侧的LED灯飞速地转着红色的光圈。

哦,苍天,真是仿生人比仿生人气死仿生人。

他一边用力地擦拭着手里的碗碟,一边愤愤地想。

“噢dear,”王嘉尔突然出现在他背后,将下巴搁在他肩上,“这碟子你已经擦了快六遍了,是我们家的洗碗机坏了吗?还是上面有些什么东西?”

“不,”白敬亭有些僵硬地把碟子放回碗柜里,“是我觉得那洗碗机不太好使。”

“是吗?可是我觉得你看起来好像有心事。”

王嘉尔从背后环着他,挂在他的身上。眼神亮亮的,凝视着眼前的这个已经与常人无异的仿生人。

他早已知道这个陪伴了他十几年的仿生人已经有了自主意识,也没有把他当仿生人看,而是当成了自己的家人。

好吧,准确来说是自己的男朋友。

“……我在想……您是不是要把我换掉了……?”

白敬亭低垂着眸子摸了摸颈脖,仔细听还能听到他平静的声音里带着些颤抖。

“什么?你怎么会这么认为?”

王嘉尔放下手,斜倚着料理台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有些手足无措的仿生人问到。

“如果不是,那客厅的那个RK800是……”

白敬亭看了看沙发上坐得乖巧的RK800,脑侧的LED灯闪着淡黄色的光圈。

“噗,那个啊,只是我买来帮你分担分担家务的,我也没想到你会这么想。”

“我这辈子都不会换掉你的。”

“……为什么?”

白敬亭歪着头盯着面前脸色认真的人,一双棕眸里划过疑惑。

王嘉尔轻笑一声,踮起脚在白敬亭有些微凉的唇瓣上落下一吻。

“因为啊,你是独一无二的,只属于我一个人的白敬亭。”

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鱼汉三爬墙回来了!!对不起大家我这么久才想起来要更新orz
(其实这篇是想明早上再发出来的,奈何一个小可爱呜嗷叫着要我今晚发,然后我迫不得已的发了【bushi】x

【糖锡】Good morning kiss

#甜段子#
#文笔渣,ooc#
#为爱发电,不喜勿喷(•̀ᴗ•́)و ̑#̑

清晨,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倾泻进屋子里。

郑号锡在半空中挥舞了几下手,把扰人清梦的闹钟给拍了下去。他睁开朦胧的眼睛坐起身来,在床上缓了好一会才懵懵懂懂地走出房间。

谁知还没走几步,就撞上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淡淡的薄荷味扑鼻而来。

那人含笑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:

“呀,我们hobi还没睡醒吗?”

不用睁眼都知道那人是谁。

郑号锡在他怀里胡乱的蹭了几下,眯着眼抬头撅起嘴,向他索要亲亲。

闵玧其看着自家小男朋友睡得迷迷糊糊还向他索吻的样子,低低地笑出了声。

一个薄荷味的早安吻轻轻落下。

“早上好啊,我的小鹿。”

【忘忧】I only like you.

#大型ooc现场,渣文笔#
#甜段子#
#感谢村里的各位给我这条怂怂鱼的鼓励!!!#
















忽悠趴在沙发上一边划拉着手机,嘴里一边嘟嚷着什么。






在看到自己粉丝一致倒戈地向着那个人的时候,他心里突然有股没由来的不舒服。






他鼓着腮帮子戳了戳坐在一旁看书的男人。







“我发现我越来越多的粉丝都跑到你那边去了,他们都开始喜欢你了诶。”






字里行间尽是自己察觉不到的醋味。






“嗯哼~”






男人抬眸看了看他咋咋呼呼的样子,忍不住想逗一逗他。






他喜欢看忽悠吃瘪的样子,像一只生气的小奶猫,看起来是对你凶狠的扑咬,但其实只是轻轻地抓挠几下而已。






“狗贼!!你嗯哼是几个意思!”







果不其然,他的小男朋友当下就炸了,抽走他手中的书气呼呼地瞪着他。






男人轻笑一声,凑上前去亲了亲他鼓鼓的腮帮子。







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





“他们喜欢我,可是我只喜欢你啊。”

【忘忧】Kiss lightly

#日常小段子甜饼#
#大型ooc现场,渣文笔预警#
#感谢蒜蒜 @蒜蒜0213 给我的鼓励,我真的超级无敌爱您!!!!吹爆您好吧!!!!!#

“宝贝!我们去这里吧!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点!”

男人闲来无事,坐在床上看着忽悠直播,却不曾想会被那不断蹦出的“宝贝”弄得有些吃味。

他不耐烦地揉了揉头发,拆开一颗棒棒糖塞进了嘴里,低头划着手机,想要以此分散注意力。

然而那人一句接着一句的骚话让他一度想咬碎嘴里的糖。

啧,欠操……

男人微眯眼眸,不爽地想。

他从后面抱住忽悠,但是沉迷于游戏的某人并没有理会多少,只当他吃错了药抽风了。

忽悠的爪子敷衍似的拨弄了两下男人的手臂,完全没有看到他越来越黑的脸庞。

下一秒,他被迫转过头去。

带着草莓味的吻轻轻地落在他的唇瓣上。

忽悠的大脑“轰”的一下当机了,精神恍惚的他连游戏都顾不上,本来在奔跑的游戏人物一下杵在原地,面对队友的呼喊无动于衷。

“以后我要是再看见你这么gay别人的话,你三天都别想下床。”

几秒之后,男人松开了捏着忽悠下巴的手,贴着他的耳畔低声说到。

后来?

后来我们的忽悠大宝贝就窝在老王怀里红着脸结结巴巴的直完了播。

【忘忧】糖果

#大概是亲友团的宝贝儿们大半夜不睡觉聊天发明出来的一个梗,深夜速打的小段子#
#幼稚园文笔真的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甜了#
#ooc是我的,忘忧是你们的#

听着从耳机里传来那人充满着孩子气的声音,男人不由得咂了咂嘴里的糖。

唔。

草莓味儿的。

他在心里轻笑出声。

还真是……和他一样啊……

“你怎么突然就,突然就亲我昂?!”

对方突如其来的质问险些让男人嗑碎了在唇齿间游离的糖果。

“什么?”

“你怎么突然就亲我?”

那人的声音参杂着些许羞涩。

男人反应过来了。

他八成是把自己咂嘴的声音当成是在亲他了。

“嗯?我没亲啊。”

也罢,陪他玩玩吧。

“你没亲我吗?!”

“谁亲谁是狗~”

嘴上是这么说着,可是微微上扬的尾音却出卖了他愉悦的心情。

“你居然不亲我,好伤心啊~”

听着那人又似嗔怪又似撒娇的声音,男人在电脑面前笑弯了眼。

“……mua。”

“哇!狗!”

“汪~汪汪汪~”

男人配合地叫了两声,声音里满是压抑不住的笑意。

他深邃的眼眸凝望着游戏界面,好似通过电脑屏幕能看到那个大男孩虽然被撩红了脸,嘴上却还是不服输的怼了回去的样子。

果然还是忍不住再多喜欢他一点点啊。

没毛病,是我了

ʚ凌桓迟. ɞ:

是我没错了

长风作刃.:

是我

明月如枫:

是我啦

喵喵的喵:

是我本人啦~\(≧▽≦)/~

桃仙:

我本人了(疯狂暗示

likea:

是我本人没错了!

Y.Killa:

山抹微云:

没错了,尤其有评论会爆开心,因为我这个话痨总是忍不住想和人唠嗑233333

Double_F:

是我们每一个写手/画手

不上600不改名:

是我!!!!

黑天白夜:

是我_(:3ゝ∠)_

亡:

这就是我xxxx
转载随意(*´╰╯`๓)♬

【白嘎】散尽残花思成疾(上)

#大众的花吐症梗,ooc,渣文笔,AU架空##私设有,具体的看文章##起名废#
*推荐bgm:TALK ME DOWN【戳爷的,kkk】

偌大的房间被黑暗笼罩着,只有些许阳光,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。

“唔…咳咳咳…咳咳…”

又来了。

白敬亭捂着嘴,可压抑的咳嗽声还是断断续续地穿出来,一次比一次重,手缝里不断有殷红的血液流出,偶尔还会携带上几片染了血的花瓣。

“呼……”

好不容易平静了下来,他缓缓地呼出一口气,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萦绕在鼻尖。

白敬亭疲惫地闭上眼睛,一米八几的大高个蜷缩在被子里,纤瘦的肩胛骨不停颤抖着。

他知道,自己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也罢…既然这个秘密如此难以启齿,那就让他把这个秘密带到坟墓里吧…

白敬亭想。

他突然想笑,可费劲力气,也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几声支离破碎的“嗬嗬”,像极了破烂风箱发出来的声音。

“叩叩。”

敲门声突兀地响起,白敬亭有些艰难地起身下床。

“谁?”

声音沙哑得不成样子。

“是我。”

撒贝宁推开门走了进来,摸索着摁下了灯的开关。挂在墙上的白炽灯闪了几下,白色的灯光洒满了整个房间,黑暗“窸窸窣窣”的迅速褪去,许久不见光的房间显得格外亮堂。

白敬亭被光线强烈的白炽灯刺痛了眼,喉咙又泛起一股刺痒。

“咳咳咳咳咳…咳咳…”

他弯下腰撕心裂肺地咳嗽着,一手按住胸口,空荡荡的睡衣被压出了褶皱,喉咙咕哝了几下,又咳出了一口带着花瓣的血。

撒贝宁皱着眉头把粥放到床头柜,扶起了已经快跪倒地上了的白敬亭,将手里的白色毛巾递给白敬亭。

“去洗洗,我帮你清理清理床单。”

他恍恍惚惚地走进厕所,看着镜子里脸色苍白的自己,嘴唇还闪着点点猩红,他咧开嘴笑了,齿缝里布满血迹,张牙舞爪地朝着镜子里的自己耀武扬威。

他拧开水龙头,水“哗哗”的冲出来,他用手接着水,直接往嘴里送,冰冷的冷水似乎让他清醒了很多。一个不留神,他冷不防地被水呛了个正着,经受不了刺激的胃再度痉挛起来。

白敬亭撑着洗手台边大口呼吸着,想要以此来减轻痛苦。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,花瓣争先恐后从嘴里掉落,带着殷红的血液,黏黏腻腻的贴在洗手池壁上。

他的头贴在镜子上,大口呼吸着还带着血腥味的空气,犹如劫后余生。

用毛巾胡乱的抹去血迹后,白敬亭抬眸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。

真他妈狼狈。

他自嘲地笑着,几滴清泪顺着眼角划下,落进了嘴角。

他随手把沾染了血迹的毛巾扔在一旁的垃圾桶里。

白敬亭抹干净眼泪,慢慢走了出去,靠着墙端着撒贝宁刚拿上来的粥一口一口的吃着,带着暖意的清粥让他感觉好了许多,他眯着眼眸,享受着这片刻的舒服。

“吃完了?”

撒贝宁突然转过头来问。

“啊?嗯。”

正在出神的白敬亭被吓了一跳,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句。

撒贝宁拎着布满血迹的床单,歪头看向白敬亭。

“你……”

“撒老师,弄好了?”

白敬亭出声打断了那人即将说出口的话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“好,那我不说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撒贝宁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这脾气还真是倔。

“撒老师…你说,我身体里会不会长出枝条,然后它慢慢缠住我的胃,我的肝脏,最后缠绕住我的心脏,它顺着我的血管慢慢攀上来,我的身体就这样被它吞噬,指不定哪天你再来看我的时候,我已经是一具空壳了……”

白敬亭再度抬起头来,眼神空洞洞地望着前方,嘴里说出的话还带着微微的颤音。

撒贝宁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头。

“别瞎想,不会的。你以前要是能有这样的想象力,我也不至于天天催你的稿子了。”

白敬亭没有回应他,只是回到了床上,缩在被子里背对着撒贝宁。

撒贝宁看他这样,知道自己该走了,他走到床头边拿起碗。

“那我先去和炅炅说一声你的情况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白敬亭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出。

“叮铃铃……”

撒贝宁刚想走出房门,口袋里的手机就不适时地响了起来,他不得已地把碗放到一边,掏出了手机。

“喏,你不找人家,人家倒是找上门来了。”

撒贝宁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着的“王嘉尔”几个字,对着白敬亭说。

“……”

被子里的人身形一僵,但很快就恢复了原状。

“喂?”

“喂?撒老师!”

撒贝宁开的免提,少年爽朗大声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着。

白敬亭突然觉得自己变得难受起来。

“怎么了吗?”

“我跟你说!我准备到家了!”

“!!!你怎么提前回来了?!”

撒贝宁有些诧异,不是说要去富士山半年吗?这才几个月,怎么就回来了?

“嘿嘿嘿,因为我想你们了啊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唔!咳咳咳咳!咳咳!”

撒贝宁话还没说完,白敬亭已经跪在床上捂着胸口咳了起来,一朵朵白蔷薇沾染着血迹,飘飘然的落在床单上。他赶紧挂了电话,端起床头柜的水杯,一边抚着他的背一边喂他水。

白敬亭也不知道为什么,一听到王嘉尔的声音,他的胸口便开始发闷。

一股股腥甜涌上喉头,他来不及思考,胸口的剧痛便向他袭来,他几乎控制不住地剧烈咳嗽着,可奇怪的是,他这次吐的不是花瓣,而是一整朵花。可白敬亭咳得猛烈,眼前一阵阵的发黑,脑袋也一片空白,根本注意不到这突如其来的异变。

“怎么了怎么了?”

何炅焦急的脚步声愈来愈近,撒贝宁扯开嗓子吼道:

“炅炅!去取车!带小白去你的私人医院!”

这时,白敬亭已经支撑不住,歪倒在了撒贝宁的肩上,嘴里喃喃着一个字。

“疼……疼……”
他的内脏像被猛然攥住了一样,钻心的痛。他抵不过像他袭来的睡意,眼皮越来越重。

他终究没忍住,在撒贝宁的肩上昏了过去。

王嘉尔在计程车上坐立不安,他在电话的那头听到了隐隐约约的咳嗽声,如果他没猜错,那应该是白敬亭的。

他本想再问些什么,撒贝宁就已经匆忙挂了电话,这更让他感到不安,他忍不住催促到:

“司机,可以再快一些吗?”

……

当王嘉尔推开公寓的大门时,里面空无一人,原本吵吵闹闹的公寓变得冷清寂静,茶几上面的零食已经落了灰,一看就是很久没有人动过的样子。

整颗心再次悬了起来,他三步并作两步地冲上了楼,推开了撒贝宁的房门。

没人!

他又推开了何炅的房门。

还是没人!

最后,他来到白敬亭的房前,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搭在了冰凉的门把手上。

他深吸一口气,猛地打开了白敬亭的房门。

依旧没有人!

王嘉尔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,颤抖着掏出了手机,却又该不知道打给谁。

他一步步地向房间里挪去,一开灯便看到了床单上一片的猩红。

他呼吸一窒。

王嘉尔机械般的走到床边,捡拾起一朵染了血的白蔷薇。

血迹已经干涸了,棕红色在洁白的花瓣间若影若现,他的心脏一阵钝痛。

他离开的这三四个月,白敬亭……到底发生了什么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给你们说下私设:
白敬亭→作家
撒贝宁→编辑
何炅→医生
王嘉尔→摄影师
四人合租公寓,撒贝宁和何炅已经确认了关系。

【白嘎】乱七八糟的小随笔3

#ooc,渣文笔,憋了N久的小随笔##依旧白rap×王八卦#

13.pocky kiss
台下观众的尖叫和队友们起哄的声音,让王八卦紧闭着眼睛不敢睁开。
太刺激了。
他心里这么想。
虽然说他和白rap私底下已经确认了关系,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玩这么刺激的游戏还是第一次。
看着王八卦紧张不已的样子,白rap轻笑一声,握住了他的手,安抚性地摩挲了一下他的手腕。
“我来了哦。”
王八卦听到白rap轻声对他说。
下一瞬,白rap温热的呼吸已经打在他的脸上。
王八卦下意识地向后瑟缩了一下,睁开了眼睛。他看着白rap放大的脸,感觉自己快要烧起来了,心也“咚咚”地狂跳不止。
白rap有些好笑的看着王八卦因为害羞而开始发红的耳根,看着他在灯光的照耀下闪烁着点点星光的眸子。
明明都亲过很多次了,居然还会害羞成这个样子。
他捏住王八卦的下巴不让他向后退去,自己一点一点地凑近已经害羞到不行的小孩。
下唇传来濡湿的触感让王八卦瞪大了眼睛,他慌乱地想要推开不断逼近自己的白rap。
这太过了。
白rap有些强硬的拉下王八卦不断推拒的手,在观众轰动的叫声和队友的惊呼声中吃完了一根饼干。
他眼带笑意地揉乱了处在震惊中的王八卦的头发,捏了捏小孩因为害羞而通红的脸。拿起一旁的话筒,搂着王八卦说:“游戏而已啊,大家都别当真了,我可不想明天的娱乐头条是‘知名男团NZND成员白rap竟和另一位成员王八卦当众亲吻’哈。”
其他成员:是不是真的你自己心里没点b数吗?!

14.购物
“哇呜!小白哥你干什么?!”
王八卦瞪着眼睛看着白rap把他刚拿的零食又放回了架上。
“家里还有没吃完的,吃完再买啊,乖。”
白rap抬手呼噜了一下王八卦的毛,拉着他就往生鲜区走去。谁知脚还没跨出去,就被王八卦扯住袖子,他不得不转头看着小孩那张写满不高兴的脸。
两人就这么对视着,十几秒后,白rap首先败下阵来。
“好好好好好,给你买,不能买太多啊。”
“耶!”
看着高高兴兴去拿零食的王八卦,白rap无奈扶额。
这哪是谈恋爱啊,明明就是养了个小屁孩。

15.养宠物
“小白哥~我们就养只猫吧~就一只~”
白rap看着抱着他手臂撒娇,吵嚷着要养猫的王八卦很是头疼。
这屁孩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猫了
他揪了揪王八卦的鼻子,把人揽在了怀里。
“诶呦喂你可消停些吧,我养你这个小祖宗都够了还养什么猫啊,乖啊,别闹了。”
王八卦听了一愣,默默挣脱开白rap,滚到沙发的另一个角落去,用抱枕遮住了脸。
说好的“注孤生”呢?小白哥你人设倒了啊。是谁说的他们家小白哥不会撩人来着?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。
白rap看着王八卦一气呵成的动作,心中充满了疑问。
这小屁孩不会生气了吧???【黑人问号.jpg】

16.游泳
王八卦坐在泳池边,百般聊赖地踢着水花。他盯着在泳池中央起起伏伏的某人开始思考人生,自己明明不会游泳,为什么还要理直气壮地来游泳池……
白rap看着坐在泳池边玩水的王八卦心中哑然失笑。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,一头扎进水里,悄无声息地游到王八卦脚边,抓住了他的脚腕。
王八卦身体一僵,猝不及防地被拉下了水里,手忙脚乱的他顿时呛了几口自己的……洗脚水……
他慌乱地摸索着,攀附住了白rap身躯。
“咳咳,咳咳咳……”王八卦趴在白rap的肩膀上咳嗽着,泳池里充满清洁剂味的水呛得他眼眶都红了一圈。
白rap一边轻拍他的背帮他顺气,一边吃吃地笑着。
低沉的笑声传进王八卦的耳朵,他有些羞赧地捶了一下白rap的胸膛。
“笑什么笑?!还不都是怪你!”
“噗嗤,我这不是想教你学游泳嘛。”
“你要教的话提前说一声会怎么样啦!”
白rap看着王八卦泫然欲泣的样子,低头亲了亲他粉嘟嘟的唇瓣。
“好啦好啦,是我错了,我下次再也不这样好不好?”
“你还想有下次?!”
王八卦瞪了他一眼,语气里满满的都是“你别想了,没下次了,我以后再也不陪你来游泳了。”
“好好好,没有了没有了。”
白rap顺应着他,心里不禁感叹了一声。
阿西,真是个小祖宗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我对不起你们,这么久才更新,因为我真的没什么灵感了orz,欢迎来白嘎小窝来找我玩,这里是群号:70287629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