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锡.

是的,我十恶不赦.

【白陶】有你,足矣

#ooc可能吧##迟了一天的老薛生贺,因为昨天家里网抽风了##渣文笔##信我,一定是小甜饼#

『1』
  一次棒球比赛,一次意外的受伤,
  令陶西彻底陷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  比完赛的那段时间,
  陶西最常做的事就是躲在家里的角落里。
  他在逃避,
  逃避现实,逃避世界,逃避所有人,
  也在逃避他自己。
  他曾以为,
  离开了这个世界,就可以不再背负所有人的期待,
  不再背负一切的压力与负担。
  直到白舟的出现,
  才给他带来了光明。

『2』
  出事了!
  这是白舟得知陶西比赛失利并且受伤之后的第一想法。
  他向父母请求去照顾陶西,
  白父白妈也很心疼陶西这个孩子,便答应了他。
  “陶西?陶西?”
  白舟一边敲门,一边呼唤着屋里人的名字。
  “……”
  屋子里传来一阵微小的声音,却没有人来开门。
  白舟翻出了自己的学生卡,划开了陶西家的门锁。
  一打开门,他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。
  “陶西!”
  门内的景象让白舟心惊肉跳,
  现在想起来还心有余悸。
  陶西脸色苍白的倒在血泊中,
  手腕上的伤口还在往外淌着鲜血。
  在陶西失去意识的那一刻,
  看到的是白舟惊慌的神情。
  随后,他便晕了过去,
  不省人事。

『3』
  陶西在病房里醒来,
  看着趴在床边睡着的白舟有些恍惚,
  居然还有人在意着我…
  仿佛是感到床上躺着的人的动静,
  白舟揉了揉眼睛坐了起来。
  看着陶西依旧苍白的面庞,
  白舟心里一阵阵的揪疼。
  他握住陶西冰凉的手,问:
  “你怎么这么傻?要是我再晚点去,你现在就可能见不到我了。”
  陶西低垂着眼帘,回答道:
  “那又怎么样呢,反正,已经没有人在乎我了…”
  白舟看着他那颓废的样子,心疼地捏了捏他的脸蛋:
  “傻瓜,怎么会没有人在乎你呢?你放心,我以后一定会陪在你身边的。”
  听了白舟的话,陶西再也忍不下去了,
  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爆发了出来,
  他扑到白舟怀里,失声痛哭。
  白舟温柔的拍着他的背,低声安慰着。
  陶西,你放心,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让你收到一丁点伤害。

『4』
  一晃眼许多年过去了,
  在白舟的陪伴下陶西的性格逐渐开朗了起来,
  抑郁症也好转了许多,
  陶西对白舟的感情也在慢慢的变质。
  可是他只能把这些小心思藏在心底,
  他怕,
  他怕白舟会抛弃他,
  留他像原来那样,
  一个人独活在黑暗之中。
  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他的呢?
  或许是他说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时候,
  又或许是更久以前……
  “陶西?陶西?”白舟见坐在旁边的人目光呆滞,思绪不知道飞到哪去了,便轻声呼唤着他的名字。
  “怎么了小白?”白舟的声音把陶西的思绪拉了回来。
  “我……想和你说件事。”白舟再三思索,终于打算将这件事说出来。
  “唔,什么事?”
  “我……有喜欢的人了。”

『5』
  “啊…恭喜恭喜啊小白。”陶西笑的很开心,心里却一阵阵的失落,原来,他已经有喜欢的人了……
  看着陶西眼底藏不住的失落,白舟就知道他还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,
  他笑着摸了摸陶西的头,说:
  “小傻瓜,我喜欢的人是你啊。”
  陶西愣住了,小白喜欢的人,是我……
  他的眼眶湿润了,
  “真的吗?你真的喜欢我?”
  “当然。”白舟亲了亲他的嘴角。
  “小白……我也喜欢你……”
  “傻瓜,哭什么哭。”
  “这叫喜极而泣好吗。”
  “行行行,喜极而泣。”
  “诶你别挠我痒痒哈哈哈哈哈哈哈。”
  两个人在沙发上打打闹闹,好不快乐。

『6』
  “小白啊,你说要是所有人反对我们在一起怎么办?”
  “那又怎么样,有你,便足矣了。”

END.

小彩蛋:
安谧:“果果,你说陶西他这么吊儿郎当,会有人要他吗?”
果果:“当然有啦!”
安谧:“谁啊?【好奇】”
果果:“那就是……小白!”
安谧:“白舟?!为什么?”
果果:“你不知道吗?小白和小陶子早就在一起了。”
安谧:“mmp我就知道他们两个是一对。”
果果:“阿姨你在说什么啊?”
安谧:“没,没什么,要不果果你多来阿姨这边吧,给他们两个独处的时间多一些。”
果果:“有道理,那就这么定啦~”
安谧:“果果真懂事!”
【击掌】

真.END

 

 

评论(5)

热度(126)

  1. 薛洁洁家的小九藏锡.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