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锡.

是的,我十恶不赦.

【人味】圣诞礼物

丁人间×翟至味,人味or人至?文笔很渣,可能ooc?甜饼,甜饼,甜饼,私设丁人间和翟至味双向暗恋

1.
  又是一年圣诞节啊。
  回到家的丁人间连灯都懒得开,就往沙发上猛地一扑。
  往年圣诞节还有林月陪他过,现在别说是陪他过了,连个人影都不见。自己喜欢的那个人都不知道在哪,陪着对象秀恩爱撒狗粮呢。
  “啊!这就是命啊!”丁人间郁闷地哀嚎到。

2.
  正在丁人间感叹人生的时候,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  他眯着眼睛摸出手机,看也没看就接通了。
  “歪,您哪位啊?”
  电话那头传来熟悉的声音:“丁人间,你在哪呢?”
  “在家呢老板,您又有什么吩咐啊?”丁人间有些慵懒的回复。
  “我要你现在,马上,立刻到商业街广场【我瞎编的】来见我。”翟至味以一种不可抗拒的语气命令到。
  “老板,你,你说什么?”听了翟至味的话,丁人间感到有些懵。
    “我没有把话说第二遍的习惯!”电话那头的人有些不耐烦的吼着,随后便挂掉了电话。
  丁人间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。
  垂死病中惊坐起!
  形容的就是现在的丁人间。
  他立刻收拾好东西,向楼下冲去。在下楼的时候还不小心冲撞到了安清欢。
  “对不起啊!我有点急事!”丁人间一边道歉一边跑下楼。
  安清欢脸一皱,嘟嚷道:“搞什么了啦这个人,这么着急赶着去投胎啊!”

3.
  当丁人间赶到的时候,翟至味是背对他的,所以并不知道他来了。
  下雪了…翟至味忍不住缩了缩脖子。他突然开始后悔自己为毛要穿那么薄的衣服,冷死个人了。他往手里哈了口气,搓了搓手,希望自己能够热一点。
  丁人间看着他的动作有些心疼,他扯下自己的围巾走过去,在背后帮翟至味围上了。
  翟至味还在走着神,突然一条围巾围上了自己被冻得散发着寒气的脖子,紧接着温柔的话语在耳朵边炸开:“明知道下雪还穿这么少,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要风度没温度,你可真不会爱护自己啊老板。”
  翟至味回头看到了丁人间,嘴角明明想要翘起来却又故意嫌弃的说:“丁人间,你品味真不好。”
  丁人间也不恼,撮着一抹笑说:“不好也给我戴着,冻坏了怎么办?”他看翟至味的眼神温柔得能掐出水来,仿佛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个大男孩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而是恋人。
  翟至味意料外的没有反驳,他紧盯着丁人间说:“我今天叫你来,是想告诉你一件事。”这是翟至味经过再三思索下做的决定。当初他发现自己喜欢丁人间的时候他认为自己可能是找对象找疯了,后来经过安清欢的开导,他才知道自己是真的喜欢丁人间。如果告诉他的话,翟至味害怕自己会失去他,可是如果再不说就没有什么机会了。

4.
  “我……我喜欢你。”翟至味用尽全身的力气说出来这句话。烟花在他身后绽放开来,把他衬托得无比耀眼。
  丁人间顿时懵了,看着面前的人的样子,他脑子里突然想到的一句话:亿万颗星星落在我独有他一人的眼眸中。他喜欢的人是翟至味没错,可是他突如其来的告白让丁人间有些承受不住。咋回事啊,按剧本来说不是应该自己先告白吗?咋变成自己老板啦?这不按套路出牌啊。
  看着丁人间发懵的样子,翟至味有些气急败坏的说:“你发什么呆啊,你倒是……唔!!!”翟至味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丁人间搂住了腰以吻封缄,心里登时无数条弹幕飞过:他这是接受了吗?应该是接受了。可是会不会是他一时脑袋发热啊。应该不是吧,他就算再怎么发热应该也不会吻我啊。
  就在翟至味脑袋乱成浆糊的时候,丁人间放开了他,问:
  “懂了吗?”
  翟至味还没有从刚刚那一吻里会过神来,懵懵懂懂的问:
  “懂,懂什么啊?”
  丁人间挑了挑眉,
  “那就是不懂了?不懂我们就再来一遍。”
  说完丁人间又压住了翟至味的唇.这次不同于上次那样和风细雨,这次的吻让翟至味有些晕头转向:丁人间强势地撬开了他的牙关,勾住了他的软舌紧紧纠缠,唇舌之间不断发出“啧啧”的水声。直到翟至味快要喘不过气来时丁人间才放过了他。
  翟至味双腿发软,如果不是丁人间搂着他,他估计就要“扑通”一声跪下去了。翟至味定了定神,清澈的眼眸定定看着丁人间。
  “这下懂了吗?”丁人间问。
  翟至味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说:
  “那你这算是接受了吗?”
  “当然。”丁人间伸手拨了拨翟至味被风吹乱的头发。
  “那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翟小爷的人了。”翟至味又恢复了从前那种霸道的样子。
  “遵命,我的老板。”丁人间把翟至味抱紧,回答道。

5.
  “诶丁人间,你还没说你亲我两次是几个意思呢。”
  “这第一个呀,是我给你的答案,第二个呢,就是圣诞礼物。”
  “哦,是这样啊,我还以为是你想占我便宜呢。”
  “占便宜这种事,以后多得是机会。【发动技能:死皮赖脸】”
  “滚蛋!”

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些什么,渣文笔轻喷啊轻喷。
 
 
 
 
 
 

评论(2)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