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锡.

是的,我十恶不赦.

【翟丁】男色这种东西

时隔多年,咳咳不是不是,我来更新了,之前因为太懒一直不想写东西,但是眼看着我们翟丁就这样冷下去也不是办法【说得好像火过一样】。一如既往的ooc,渣文笔,不喜误入,谢谢。私设老夫老妻。

  丁人间站在他家老板的身边,看着他那一张人神共愤的脸,心里有点塞塞的,为什么自己就没那么好看。
正在认真看着文件的翟至味,感受到旁边的人炽热的眼光,突然抬起头,丁人间还没来得及移开视线,被抓了个正着。
  诶呀,这就很尴尬了不是。
  翟至味挑了挑眉,拦腰抱住丁人间,开口问:“怎么,昨晚上还没看够?”
  丁人间听着翟至味调戏的语气,红着脸用手臂怼了怼翟至味:“别闹,上班呢,快放开我!”
翟至味用手指挑着丁人间的下巴,把他的头转过来与自己对视:“怕什么,我要是不给他们进来谁会看得到,怎么,害羞啊。”
  丁人间看着翟至味的脸再次走神了,心里止不住的嚎叫:嗷嗷嗷这个人怎么这么好看。突然,鼻头温热的感觉把他的神唤了回来。翟至味愣了一下,“噗嗤”一声轻笑出来,“怎么呢,看着我都能流鼻血,难道是被小爷的男色迷住了?”
  丁人间懵了,一抹,雾草?!真是鼻血?!完了完了这下丢人丢大发了。
  他推开翟至味,捂着鼻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厕所。在用了无数张纸巾还没止住血之后,丁人间突然意识到自己并不完完全全是被翟至味的男色所诱惑,而是因为最近自己已经很上火了,昨晚还嗑了那么多红枣,果真是自作孽不可活orz。
他用手机发了条短信跟翟至味请假,拿上自己的包就冲回了家,丁人间发誓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狼狈的一次。
  在办公室坐着等丁人间回来的翟至味收到信息有点奇怪啊,不就是流个鼻血,应该不至于请假吧。他走到厕所里,想看看那人在不在里面,结果被无意间瞄到的堆满半桶的纸巾给震惊到了。他马上吩咐好下面的人,一路狂飙到丁人间家里。
  此时的丁人间,正在狼狈的止着血冲药喝,他坐在沙发上,边喝药边生无可恋地感叹人生的悲哀。突然,一阵急促的门铃声把他吓了一跳。
他仰着头走过去开门,余光瞄到了翟至味神色焦急的脸。
“诶诶诶老板你怎么来了?”他有些懵懵地问,“我不是请假了了吗?!你不会来扣我工资吧?!”
“我来看看你这个冒失鬼!多大人了还不会照顾自己,再说了有小爷养你你要什么工资。”翟至味有些没好气的说。
“哦哦哦,老板你要不要喝水什么的,我帮你……”丁人间正想向厨房走去。
“不用了,你好好休息,我帮你削水果。”翟至味把丁人间摁回沙发上,拿着水果直径走到厨房。
看着翟至味削水果时无比认真的脸已经完美的侧颜,丁人间好不容易止住的鼻血再次喷涌而出。
丁人间捂着鼻子。
妈耶,这次好像真的是因为男色。

[真实事例改编,来自上火嗑多红枣流鼻血的我的怨恨。]

评论

热度(11)